Posted by on 2022年10月9日

   ..co,最快更新此情惟独钟最新章节!

   走进地下室,因为空气不算流通的缘故,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慕少凌皱起眉头走了进去。

   他有洁癖,这种情景,他往日是不太爱靠近,但是现在他却迫不及待的想要验证。

   慕少凌越是靠近阮白,鼻翼之间的血腥味越重,看得出,朔风没有手下留情。

   他的脚步声惊动了被绑在椅子上的人。

   假阮白立刻抬头,以为是朔风又来折磨自己,看到慕少凌的时候,她心里有了一丝侥幸,“少凌,相信我的对不对?我什么都不知道。”

   慕少凌看着这脏兮兮的脸蛋,却与自己最爱的女人那张脸相同,他的眸色更加深沉。

   “纹身在哪里?”他的语气冷漠,没有半分怜悯的意思。

   阮白闻言,闭着眼睛掩饰着自己的绝望。

   青雨走到她的背后,指了指位置,“在这里。”

   慕少凌走到她的身后,看着她皮开肉绽的背脊,没有怜惜的意思,他垂眸,果然看到露出一点颜色的纹身。

   只是一个小角,现在还分辨不清到底是什么纹身。

   马尾少女户外写真俏皮可爱

   “材料什么时候能买回来?”慕少凌问道。

   “我问问。”朔风拿出手机,电话便响起,他说道:“已经买好了,我上去拿。”

   青雨闻言,对着慕少凌说道:“老大,我先去准备准备调配药水。”

   “嗯。”慕少凌死死看着那一角的纹身。

   朔风跟青雨一前一后地离开地下室,阮白想要回过头看一眼慕少凌,但是背脊的伤让她回头都困难。

   她的眼角落下泪水,说道:“少凌,为什么不相信我,那个纹身,是我后来好奇纹上去的。”

   “后来纹的?为何要遮掩?”充斥在鼻翼之间的血腥味狠狠刺激着他的神经。

   “我觉得不会喜欢,所以才……”阮白回答道,“少凌,我很难受,先绑我松绑好不好?我想要上点药。”

   慕少凌听着她求饶的话,无动于衷。

   阮白咬了咬下唇,又说道:“我真的很难受,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但是少凌,我是真的爱,要相信我,三年了,我若果真的要对不利,我会等三年吗?要是我不爱,我也不会一直留在的身边。”

   慕少凌依旧没有声音。

   若不是知道这个屋子里只有一扇门,阮白还真的会以为他已经离开了,得不到男人的半分同情,她“呜呜呜”地哭泣着。

   慕少凌听着她的哭声,没有动作,目光紧紧看着那纹身。

   五分钟后,青雨端着调配好的药水走进来。

   慕少凌伸手道:“给我。”

   青雨并没有把药水递给他,而是自己走到阮白的身后,说道:“老大,又洁癖,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吧。”

   说着,她边拿起准备好的医用棉花,放到药水上沾湿,然后擦拭着纹身处。

   药水有高浓度的酒精成分,青雨的动作并不温柔,好些药水撒到隔壁的伤口,她痛苦地喊出了声音。

   “这声音是真的难听。”青雨一边用力擦着,一边嘀咕道。

   纹身在她的用力擦拭下,一点点的露了出来,最后一整块部露出来,青雨瞪大眼睛看着,好几秒,才回过头看着慕少凌。

   慕少凌也死死地看着纹身。

   她身上的纹身,与之前恐怖岛的标志差不多,只是细节上,略有改动。

   “这,真的是恐怖岛……”青雨把碗放到一边,告诉刚走进来的朔风。

   朔风快步走到阮白的背后,看着她身上的纹身,眉头紧紧皱起。

   “细节上有些不同。”他说道。

   青雨点头,又提醒着他,“别忘记了,罗勃尔已经死了,恐怖岛那边的规矩就是换一个领袖,标志必须改变,这个已经很接近原型了,她就是恐怖岛的吧?”

   慕少凌看见纹身的时候基本已经确定,他快步越过阮白,走到门外的时候又吩咐道:“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让她说出真话。”

   “老大放心吧,我后面会跟青雨轮班,不会让她好过,同时也快些得到嫂子的消息。”朔风一口答应,即使是恐怖岛的人,也不是无弱点的。

   把阮白交给他们去审问慕少凌自是放心,他点了点头后,离开地下室。

   青雨拿着手机把图标拍了下来。

   “做什么?”朔风见她这个动作,疑惑道。

   “如果恐怖岛真的还存在,那这些年他们肯定没有沉寂,我想上网查查,看看这些年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说不定能给我一些线索。”青雨解释道。

   朔风点了点头,看着奄奄一息的阮白,才第一天,就这么不经折磨了?

   如果不是这个纹身,他真的要怀疑对方的这个体能,是不是恐怖岛的人了。

   “先处理处理她的伤口,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挨不了几天。”朔风说道。

   青雨把手机放入口袋中,走到她的面前,挑起对方的下巴,“啧啧”了两声,“看这个样子,刚刚还哭过呢。”

   朔风摇了摇头。

   青雨松开手说道:“恐怖岛的人不是挺倔强的吗?现在这算是怎么回事?算了,我帮她弄一下伤口,去楼上拿一件衣服来,我帮她包扎完就让她歇个来小时吧。”

   朔风点头,走了出去给阮白拿衣服。

   青雨看着瞬间抬头盯着自己的阮白,她轻笑一声,拿起碘伏跟纱布,走到她的背后,开始擦拭上药。

   “现在肯定觉得自己生不如死吧?”她说道。

   阮白紧紧咬着牙,她说的这不是废话吗?

   她现在想要找到办法去通知阿贝普,只是现在她根本没有办法去联系。

   对方一点机会也不给她……

   “如果我是,会快些把我们想要知道的说出来,不然以后会更加痛苦,现在这些,只是前菜。”青雨一点点把鞭伤给处理好,然后撒药,绑上纱布。

   朔风拿了一件衬衫走进来,递给她,“一个人能搞定吗?”

   “当然,她现在不能把我怎么样。”青雨接过衬衫,她离开了恐怖岛以后就一直坚持着锻炼,没有几个人的身手能比自己好。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