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on 2022年10月8日

   可以说,这应该是白天羽目前唯一能做,也是唯一的办法了。相比白虎护法的禁锢,自己的颈部和右手部被扼制住。尤其是自己的右手腕,在白虎护法的控制下,根本就无法发挥出自己的力量。

   自己的攻击招式,也无法在瞬间进行释放。自己体内真气无法施展,白天羽只好在自己还能出声的时候,将自己体内的真气,一股脑涌向自己的咽喉部位。然后冲着白虎护法,近距离施展自己的虎啸攻。

   “吼——”

   “你个臭小子,竟然在这么近距离,对我施展虎啸攻。我——”

   白虎护法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力量禁锢之下,这个小子居然还能施展出内功心法虎啸攻击。而且还是在如此近距离之下,对自己施展这样的攻击。饶是白虎护法拥有在强大的力量和防御,那也只是物理攻击和物理防御,而虎啸攻可以说是一种特殊的内功音波攻击。

   “唔——”

   在白天羽的虎啸攻攻击之下,白虎护法终于忍不住那种刺耳的声音,瞬间出手一把将白天羽给甩脱出去,一把扔的远远的,与自己保持一点安距离。在将白天羽给扔飞出去后,白虎护法也在瞬间往后退却一步,立即开始长大嘴巴开始呼吸着。

   被扔飞之后,白天羽也站在那里,开始调整自己的情绪,尤其是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毕竟刚才在白虎护法的禁锢下,自己的呼吸险些有些困难。而白虎护法在将白天羽给扔飞之后,自己也连忙调整情绪,在如此近距离之下,被白天羽那小子用虎啸攻攻击,几乎是震得自己头晕目眩。

   随后,只听白天羽开口说道:“好了,白虎护法,现在来看。我们要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根本就难以分出胜负,不然我们就直接一点。既然你的攻击是以虎为主,那么我们就直接对拼虎戏攻击招式好了,看看谁的攻击力量更强。”

   白虎护法嘴角一扬道:“好,没问题。看你小子这么有勇气的份上,那我就答应你好了。不过,你要是输了的话,可不不要后悔。”

   “虎爪攻——”

   “白虎爪——”

   格子衫清纯美女香港旅拍图片

   几乎是在瞬间,两人在做好了商量之后,一起朝着对方攻击过去。

   “砰——”

   只听一声闷响,只见两团光影瞬间碰撞在一起,白虎护法的白虎爪攻击重在力量,而白天羽的虎爪攻,则是重在速度和威力,两则看似没有明显上的差别,但是在碰撞之后,结果一下显得非常清楚。

   结果分出来了,在两人的力拼招之下,两人的身影在碰撞之后,就各自弹开了。相互之间都撞击在身后的屏障之后才算停止下来,足以可见两人这一次所施展的威力都非同寻常。

   只不过,白天羽整个人在撞击在屏障上之后,整个人就跌倒在地上,在也没有一点动弹。而白虎护法也并不太好过,倒地之后勉强站起身子来,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算是调整好自己体内那絮乱的气息。

   随着白虎护法走过来,在快要走到白天羽的面前,才发现白天羽依旧躺在地上,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看到白天羽这个样子,白天羽不由得露出一丝担心道:“你小子该不会是力量不济,被我一招给打死了吧。”

   白虎护法连忙不顾自己体内的伤势,连忙走上前,开始探索白天羽的鼻尖气息。直到感觉白天羽的呼吸平稳,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后,白虎护法这才送了一口气。

   双方交战力拼之后,总算是有了最终的结果。白虎护法顺利胜出,而白天羽因为白虎护法的攻击招式过猛,所以被震晕在地,一时之间无法在短时间内苏醒过来。

   “你个臭小子,今天真的是折腾死人了。”

   看到白天羽就这样躺在那里沉睡着,白虎护法几乎是一脸的无奈,然后就此打开自己身上的凌霄阁内部通讯仪。然后在拨通了一个号码之后,与对方进行联系。

   凌霄阁分部里,在白天羽只是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之后,小白就带着众人开始运营着凌霄阁分部的情况。只不过等到小白刚刚忙碌结束,就听到一股声响,正是自己的凌霄阁内部通讯仪响了起来。

   看到通讯仪的来电显示后,小白不由得愣住了,没有想到这个来电,居然会是从未联系过的白虎护法打来的。

   不过,既然白虎护法打开自己,那么明显是有什么重要或者是特殊的事情。要不然的话,白虎护法也不会主动私下与自己进行联系,就算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也都是和自家公子联络。

   当即,小白连忙走到一旁安静的地方,迅速地按下接听键,对着白虎护法礼貌恭敬地开口道:“白虎护法,我是小白,请问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听到小白的话后,白虎护法顿时有些尴尬,连忙开口解释说道:“咳咳,那个白,灵狐护法,是这样的。我今天给打电话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安排,只不过是你们组长白天羽,刚才在和我交手切磋,现在已经晕倒昏睡过去了。”

   “现在正在凌霄阁总部的特殊模拟训练场中,你看你要不要安排人过来一下,将他给带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或者你们带他去那个双语惠心中医院,进行一下检查。”

   一听到白虎护法的话后,小白顿时万般惊讶,内心里更是流露出一丝紧张和担忧之色。只见小白连忙对着白虎护法开口说道:“什么?公子晕倒了?好的,白虎护法多谢你,我现在就赶过去接公子。”

   在听到小白如此紧张,白虎护法连忙想要开口安抚道:“你不用紧张,他只是——”

   只不过,没等到白虎护法把话说完,就听到通讯仪那边传来一阵忙音。

   很明显通讯仪已经被对方给挂断了,白虎护法当即忍不住露出一丝尴尬之色,就这样望着自己的通讯仪呢喃道:“这个小白狐,对于那小子还真的非常关心的让人羡慕呢。真羡慕这些后辈们的爱情,看来我也该找个对象了。”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