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on 2022年10月8日

   “你想多了。若是真落到他们手里,你想死都很难!你会生不如死,”杨天道,“现在你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吧?”

   叶紫灵立马点了点头。

   她有些害怕,又有些难以置信,道:“柳……那个柳百川……他,他为什么要这样啊?我明明没有招他惹他啊,我……我只是拒绝了他无礼的要求而已……”

   杨天一边继续开车,一边耸了耸肩,道:“对于柳百川那样的恶徒来说……你拒绝他的要求,这个理由,就已经足够了。不过……今天这事会发生,也有我的过失。”

   叶紫灵微微一怔,道:“你……你的过失?你有什么过失?”

   她虽然对杨天很不待见,情绪也很复杂,但她不得不承认,今天的确是杨天救了她,甚至可以说是拯救了她的整个人生。

   他,哪有什么过错?

   “我对这柳百川太仁慈了,”杨天继续开车,道,“我本来以为废掉他作为男人的能力,他就不会再对你造成任何威胁了。不过我没想到……他居然还想出了如此丧心病狂的方法来报复你。真得是龌蹉到了骨子里。”

   叶紫灵听到这话,却更是疑惑了。

   她愣了好几秒,才有了一丝头绪,问道:“你说的是上次在他家的事情?你的意思是,你把他……把他给……”

   “你懂了就好,不过看来这还不足够,”杨天道。

   叶紫灵一下子有些哑然。

   皓齿明眸的大方妹纸清纯写真

   但很快,她又好像明白了什么,道:“等等……你不是说,你上次去柳百川家,是为了私仇,和我无关吗?那你为什么还会这样对待他?还有你刚刚说……这是为了我?”

   “呃……”

   杨天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有那么一点点说漏嘴了。

   没办法,人在一边开车一边说话的时候,哪里还能如平常那样严谨啊。

   况且……杨天平常说话也并不那么严谨啊,经常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的确是私仇啊。顺便……顺便帮你报个公仇,不行吗?”杨天随口解释道。

   叶紫灵轻哼一声,回过头来,眯着眼看着杨天,没有再问些什么,但心里已然多了一份明悟——这家伙会那么巧、刚好因为私仇出现在那个地方?鬼才信呢!他分明就是在暗中保护她!

   这样说来……今天他莫名其妙的出现,也就解释得通了。

   所以说……这家伙,这些天……一直都在偷偷的,保护着我吗?

   叶紫灵心中本来就复杂得如一团乱麻的情绪,一下子更凌乱了。

   她咬着嘴唇,不说话了。

   转过头,看风景。

   之后也一直没再说话。

   直到……

   “滋——”

   车停下来。

   一直装作在看风景的叶紫灵,其实根本什么都没看。

   天本身就是黑的,虽然有着点点星光,让外面不至于一片漆黑,但也称不上什么景致了。

   况且她现在也根本没有看风景的心情。

   而此刻……

   待她回过神来,她才意识到……卡车已经到了洛月的小别墅的别墅区大门口……

   “你该下车了,”杨天的声音从左边传来。

   “我……我知道!”叶紫灵轻哼一声道,然后打开了车门。

   可正要踏下去,她又微微一顿,回过头来,偏着头看了杨天一眼,道:“你……不下去?”

   杨天嘴角一翘,道:“都到家门口了,还害怕呢?”

   叶紫灵小脸顿时一红,连忙道:“当……当然不是啊,我才不是要……要你陪我呢。我的意思是……你……不去看看小惜吗?”

   说这话的时候,叶紫灵心中其实都有些懵圈儿了。

   天哪我在说什么啊?

   我居然让他去见小惜?

   若是这俩人一起出现在我面前,我不得尴尬死啊!

   啊啊啊……叶紫灵啊叶紫灵,你在想什么啊?

   “今天,就不去了吧,”杨天微笑道,“我还得把这车处理一下。另外……还得去找那位柳先生,算算账呢。”

   叶紫灵微微一怔。

   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庆幸不已。

   她连忙下了车,合上车门,头也不回地走进朝着别墅走去了。

   杨天目送着她走进去,才收回目光,发动车子,开走了……

   ……

   破旧的木材厂厂房内。

   光头等人纷纷将查在身上的银针拔了出来。

   “这什么鬼东西啊?那小子怎么还随身带这种针在身上?”白t恤男子问道。

   “诶……我好像认得这针,这好像是那些唬人的老中医用来给别人针灸的针。”穿着牛仔外套的男子道。

   “管他是什么针啊。没事就好,”光头撇了撇嘴,道,“刚刚听那小子那么狂拽霸气,说的好像能搞死我们一样,结果不就是用针扎了我们两下吗?刚开始还又酸又疼的,我还以为挺厉害呢,结果这才一小会就没感觉了,拔出来都没怎么流血,这算什么啊?”

   “是啊是啊,口上说的凶,实际上也就这点手段了,”秃头胖子冷笑道,“用针扎人?这还是我们小学时候打架用的把戏。”

   光头叹了口气,道:“今天这差事,咱们是栽在这儿了,钱估计也拿不到了,真是倒霉。算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去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

   “说的也是,”白t恤男子点了点头,试图站起身来,可他发现……自己的腿还是没有任何感觉。他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因为坐久了,所以他对着光头道:“张哥,你先站起来,然后扶我一下吧。我腿好像坐麻了。”

   光头点了点头,试图站起来。可他也失败了。

   很快……其他人也都发现,自己失败了。

   “等等……我发现,我的腿……好像不是麻了,而是……没感觉了?”秃头胖子忽然发现了什么。

   其他几人都微微一怔,然后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恐!

   他们都连忙用手捏起自己的大腿来,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别说捏了,就算用力拧,腿上也没有丝毫的感觉!

   “妈呀我们不会是瘫痪了吧?”一人惊恐道。

   另外几人的脸上瞬间都写满了恐惧。

   最可怕的是,他们渐渐意识到,这可能真得就是事实!

   半分钟后……

   整个厂房里都充满了痛苦、悲伤的哀嚎!凄厉至极!

   “啊啊啊啊!——”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