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on 2022年10月8日

   “是的,虽然父亲的病症有些复杂,但是并不代表无药可救。在我看来,根本不需要进行换肾,就能让父亲重回健康体质。而且,我觉得,就算父亲进行换肾,那也会是一项极其耗损身体气息的手术,加上换肾也是具有一定地高风险。所以并不见得,换肾手术才是最佳治疗方案。”

   对于胡晓晴的疑问和好奇,白天羽毫不犹豫地随口应答道。

   在听了白天羽的话后,一旁的胡晓晴的母亲,感觉非常不可思议。虽然内心中升起一丝希望,当也不敢太过幻想。而胡晓晴更是忍不住有些眼红起来,要知道在父亲病倒入院之后,检查出来是肾功能衰歇问题,当时医生就进行急救,可是救治无果,通知家属只能进行换肾,否则别无他法。

   当时经过各种化验比对,只有自己的肾脏最为合适。要知道换肾之后,以后自己的生活就会彻底变化,甚至不能要孩子生育。当时父亲对自己有养育之恩,自己绝对不能对父亲置之不理。经过艰难的斗志,胡晓晴主动向医生提出要为父亲换肾,当时希望给自己一段时间凑钱。

   眼下白天羽说,自己的父亲不需要换肾就可以治疗恢复。这不但是救了自己父亲,更是救了自己,试问胡晓晴如何不激动。

   忽然白天羽开口询问道:“父亲一直在这里,采用西医药物治疗的吧。”

   胡晓晴点了点头说道:“是啊,现在一旦有了大病,肯定都是去医院看西医了。中医药效太慢,无法医治大病啊。”

   白天羽听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猜测,医生对父亲的治疗,一直都是采用激素类药物进行抑制病情发展。但是这些激素类药物副作用太大,根本治标不治本,反而会对父亲的肾病造成反复过程,容易加剧肾脏衰歇。”

   “虽然们都认为中医治疗较慢,但是中医调理肾病是我华国国宝医学宝藏。通过民间奇人奇方调理治理肾病的就不在少说,只不过肾病有些复杂,调理治疗需要找对病症,一人一方或许不能通用。”

   此刻一旁战力的李昌霖,听到白天羽的话后,忍不住露出一丝赞叹道:“师傅,真厉害,究竟是怎么做到,一眼就能够看出这位老人家得到是肾病的。”

   李昌霖此话一出,也等同是帮助胡晓晴母女二人做了询问。

   白天羽听后微微一笑,走上胡晓晴父亲身前,指着其面部说道:“们看,老人家的面额发青,且伴有青筋浮现,还有手心坤位青筋浮现,这就说明老人家的肾脏有问题。而且脸部两侧太阳穴垂直向下,与两耳垂之间交叉连线点位置,出现有红血色和斑痕,也说明晓晴父亲的肾脏有问题。”

   可爱mm图片

   当即,胡晓晴一把拉住白天羽的手,激动地说道:“白天羽,既然能够准确说出我父亲的病症,以及病情问题,那请救救我父亲。只要能够救活我父亲,我愿意把我所有的钱都给,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一旁的母亲见状,连忙对着胡晓晴劝说道:“晓晴,不要这么激动,现在是深夜,以免吵醒了其他病房的人。”

   白天羽望着胡晓晴,十分认真地说道:“晓晴,听我说。信任我,让我救治父亲,我很高兴。而且我确实有能力救治父亲,但是现在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需要考虑清楚。”

   胡晓晴连忙稳住自己的情绪,对着白天羽保证说道:“说,只要能够救治我父亲,不管是什么再困难的问题,我都能够做到。”

   只见白天羽缓缓开口说道:“我是一名中医,让我救治父亲,也是用的中医之法。我刚才也说过,这医生用的抗生素,抑制父亲病情加速发作,但是对父亲的病症并没有什么好处。如果让我救父亲的话,那就需要对父亲停止一切西医药物,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到。”

   听到白天羽的这番话后,胡晓晴整个人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白天羽所说的问题,居然是这种问题。一时之间,胡晓晴也不知道该如何做出决定,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白天羽的话。

   毕竟今次是关系到自己父亲的生命,如果白天羽有这个能力,不需要让自己父亲进行换肾,就能够治好自己父亲的病症,那简直是太耗不过了。倘若听了白天羽的话,停止对自己父亲用西药,让白天羽给自己父亲进行治疗,结果以失败告终,那又当如何。

   看着胡晓晴的纠结,白天羽并未生气,而是冲其微微笑道:“好了,晓晴,我知道在担心什么。而且我也理解的担心,毕竟这是关系到父亲的生命安危,所以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作出决断。不如这样吧,我告诉我的手机号,这两天考虑一下,等考虑清楚了,随时联系我。”

   白天羽说到这里,也不容胡晓晴应答,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时间补充说道:“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我们师徒了也是时候回去找个地方休息了。”

   听着白天羽的话,胡晓晴连忙说道:“哦,好,我送送们。”

   “不用了,外面天黑风冷,还是留在这里陪父母亲吧。这个是我的手机号,记一下,有事打给我,再见。”

   说完,白天羽便带着李昌霖一起离开,坚持不让胡晓晴送两人出去。

   从医院出来,李昌霖忍不住好奇问道:“师傅,不是特别喜欢医术吗?遇到一些疑难杂症,都十分乐意主动诊治,为何今次再见到胡晓晴的父亲,并没有太像在弯月市那样,急于为他治病治疗呢。”

   听到李昌霖的话,白天羽微微一笑说道:“我看病是要给信任我医术的人看病,胡晓晴的父亲身在医院,医院有这么多专家坐诊。我要是随意跑来,终止病人患者在医院就医,那恐怕会惹出一些大麻烦。到时候看病是小事,造成影响可就不好了。”

   “毕竟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处理陈耀光的事情。如果因为我医术的问题,使得中州市医院不能稳定持续,恐怕我很难在这里待下去的。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够多在这里显露自己医术的原因了。”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