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on 2022年10月8日

   实话实说,虽然东南战局中,钱渊的名声更大,但胡宗宪也颇得军心,即使是戚继光、卢镗、俞大猷麾下将校、士卒对胡宗宪本人也持正面态度。

   原因在于胡宗宪此人虽是进士出身,又身居高位,但实在是胆气非凡……和杨宜、屠大山等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光芒四射。

   早在杭州知府任上,胡宗宪就力主率军出战,与钱渊、戚继光在临平山俘虏倭寇数百,升任浙江巡抚,亲自带兵在嘉兴府剿倭,曾经身披数创不退。

   后来胡宗宪再升任浙直总督,统兵援绍兴,内外夹击之下大破倭寇。

   即使是去年大战,亲自上阵的钱渊也不得不佩服胡宗宪的胆气……手掌六省兵权,麾下数万士卒,居然驻扎上虞,距离前线余姚不到百里,身边最少时候只有两百亲兵。

   这种现象在冷兵器时代是非常少见的,即使是武将统军,往往也是身处大军环绕之中,再不济也是在坚城里发号施令,如胡宗宪这种只带数百亲兵驻扎野地,实在是少之又少。

   胡宗宪这么做,一方面在于他个人性格特点,另一方面在于希望尽早获知军报,以便做出各种调整。

   不过这一次,在王寅、郑若曾、沈明臣等心腹幕僚的劝说下,胡宗宪将总督府临时驻扎地放的远了点……其实也没多远,上虞以南,嵊县以北,曹娥江边的东山镇,如果从上虞县城沿江出发,清晨发兵,午饭前就能抵达了。

   “这地儿不错。”钱渊翻身下马,对前来迎接的沈明臣道:“他胡汝贞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操刀上阵,退的远点,前面统兵讲官才能放开手脚。”

   沈明臣苦笑不已,这句话是意有所指,去年大战胡宗宪驻扎上虞,倭寇不知道,但刘显、汤克宽、瓦老夫人等将官都是知道的。

   当时倭寇险破山阴、余姚,又猛攻慈溪,官军来回穿梭相援,不得不分出兵力护住上虞,万一倭寇攻到上虞把胡宗宪一刀砍了……

   “也不仅仅如此。”郑若曾笑道:“东山镇水路便捷,曹娥江往北入海,一路顺风而行,从天台县调集戚继美所部也方便。”

   可爱清纯虎牙妹妹户外骑行好开心

   钱渊不再说话了,让戚继美驻扎天台县本就是他的主意,大步走进总督府,随意点头拱手施礼,“情况如何?”

   站在悬挂在墙壁上的地图前的茅坤转头问:“宁海那边如何?”

   “葛浩率水师由象山往东出海,数十里内只有小股倭寇,轻易接来信使。”钱渊接过何心隐递来的茶盏,“密信中说的很清楚,不是台州就是绍兴!”

   众人转头看向胡宗宪,后者面沉如水,半响后才微微点头。

   何心隐拿起手边一份军报,“今日晨间,千余倭寇从沥海登陆,其行甚速,绕过三江所,径直往山阴会稽而去。”

   钱渊嘴角歪了歪,倭寇真会找软柿子捏,这是去找刘显的吧!

   不过倭寇打错了主意,就在十多日前,余姚、山阴两城守军互调,如今刘显驻扎余姚,守山阴的是岳浦河。

   岳浦河是已经去职的前应天巡抚曹邦辅带来的旧将,当年湖广师尚诏叛乱,短短一个月聚贼兵万余,岳浦河身为把总,聚拢残军,坚守许州,师尚诏久攻不克退却,曹邦辅才在蒙山一带找到机会突袭大胜。

   去年岳浦河驻守上虞,倭寇曾两次试图攻城都无奈退去,后抽调驻守余姚,倭寇久攻不下,只能转攻山阴会稽,仅论守城,岳浦河是东南诸军中首屈一指的,即使俞大猷、戚继光也很是佩服。

   郑若曾轻声问:“展才?”

   钱渊瞥了眼过去,又仔细打量其他人的神色,叹息道:“当然是不动!”

   好几人的喘气声同时响起,胡宗宪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厅内气氛轻松起来。

   钱渊有点莫名其妙,左顾右盼没看出什么,他有点低估自己说话的分量了,这种分量不是靠他简在帝心、领军杀倭得来的。

   去年大战刚起的时候,钱渊对局势的分析和胡宗宪迥然不同,最后战局的发展向着钱渊描绘的方向狂奔……

   胡宗宪身为浙直总督,有独行专断之权,但他不得不去考虑,如果钱渊对局势的判断再次和自己相悖……还好,这次没有。

   还糊里糊涂的钱渊走到地图前仔细看了看,随口问:“宁波没有倭寇来袭吗?”

   “戚元敬派来了信使,宁波只有小股倭寇来袭,不见遮天盖地船帆。”茅坤拿起毛笔点在地图上,“之前元敬分兵驻守镇海、定海,总督大人已下军令,让元敬移兵白沙湖。”

   “白沙湖?”钱渊举起烛台才看清楚,白沙湖位于宁波府首府鄞县东南处,和鄞县水路相通,如果有预备好的船只,沿河往西北方向入慈溪,再转入姚江,能迅速赶赴绍兴余姚。

   “余姚呢?”

   “不见动静。”茅坤手中的毛笔摇摆不定,“徐海主力不显,诸军调配就多有顾忌。”

   “不错,官军水师不敢贸然出海,从何处登陆上岸……徐海拥有主动权。”钱渊摇摇头,“但从如今局势来看,应该是绍兴府,只不过……”

   “山阴?”

   “余姚?”

   “萧山?”

   长时间沉默后,钱渊叹息道:“等等吧,至少要等徐海打出旗号,才能调配兵力……”

   “要不要把戚继美所部调来东山镇?”郑若曾提议道:“岳浦河守山阴会稽,吴惟锡守萧山护杭州,刘显驻守余姚,但上虞县只有一个把总率五百兵丁驻守,略显单薄。”

   茅坤转头看向地图,“倭寇会弃山阴会稽、余姚转而攻上虞县?”

   “可能性不大。”何心隐摇摇头,“上虞县位于两县之间,又有水路相通,一旦攻上虞,倭寇便是腹背受敌。”

   郑若曾的视线落在胡宗宪的身上,“但谁知道倭寇会怎么想……再说了,也不是所有上岸倭寇都是徐海麾下。”

   “展才?”胡宗宪的声音有些沙哑,虽然他是浙直总督,但戚继美所部几乎是钱渊一手打造的,他不可能不顾钱渊的想法。

   钱渊犹豫了会儿,如果徐海攻台州,戚继美是颗重要棋子,因为驻守宁海的卢斌所部到临海、黄岩基本是靠陆行的,而戚继美所部能顺江而下迅速增援临海、黄岩。

   反过来说,如果徐海攻台州,而且选的不是黄岩、太平,而是卢斌驻守的宁海,谭纶麾下是指望不上的,但以义乌兵的脚力,戚继美也能迅速增援。

   但如果徐海攻绍兴府,只要攻破余姚、山阴任何一座城池,上虞县几乎没有守住的可能。

   做一个决策者,难度就在这儿,你面前摆着两把钥匙,只有一把能打开那扇通往胜利的门,选错了,就没有翻身的机会。

   到底是绍兴,还是台州……钱渊感觉有大滴的汗水从额头流下。

   钱渊深深吸了口气,“上虞知县何人?”

   “孙丕扬,嘉靖三十五年进士,入行人司,去年大战上虞知县负伤去职,去年末调孙丕扬任上虞知县。”沈明臣立即回了句,“还是展才你的同年,之前在京中可认识?”

   “不认识。”钱渊的回答短促而迅速,“调戚继美来东山镇。”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