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on 2022年10月8日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念穆看着李妮,她说及这件事的时候,样子很是苦恼,甚至还抓自己的头发。

   这一系列的小动作,充分说明了,她内心的不解,困惑,甚至是难过。

   念穆握着她的手,说道:“不是第三者,从来都不是,这件事就是有人故意陷害的。”

   李妮一把反握住她的手,说道:“念穆,说是谁那么缺德?我决定跟宋北玺划清界限后,他不是没来找过我,我每次都是拒绝不见的,我一没跟他谈情,二没跟他上床,我怎么就成了他们口中不道德的女人呢……他们一传再传的,是想要我去死吗?”

   念穆听着她有些激动的语气,安抚道:“李妮,以前说过,当别人尝试要打败的时候,一定要坚强,永远不死,才能够胜利,不让那些人得逞,什么都没做,错不在,所以不用困惑,他们要怎么传是他们的事情,还是,不是吗?”

   李妮看着她,这句话,自己是说过,但是从未对念穆说过……

   但是此刻,她满心都被这种烦事给搅祸着,还没有意识到,“是啊,我不能死,我不能让那些人得逞,要是我死了,那些人一定就会得意洋洋,那样我第三者的罪名就坐实了,我不能死,一定不能。”

   念穆听着她的话语,心里一惊,这无意识的话,是在透露着,念穆曾经因为这件事,想过去死……

   她紧紧握住她的手,说道:“是啊,不能让他们得逞,放心,我一定会帮查出来,到底是谁放出这种无良的话语的!”

   “念穆,一定要帮我,就只有帮我了……”李妮觉得一阵心酸,说出来后,虽然没有好受很多,但是听见一个人义无反顾的说要帮自己,让她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还有人能够帮助自己的!

   念穆看见她哭,便抽出一张纸巾,轻轻擦拭着她的脸,“是啊,我会帮的,而且我相信,不是那样的人。”

   火车站台前爱摄影的清纯美女

   李妮吸了吸鼻子,喝了一口咖啡冷静下来。

   念穆见她情绪如此糟糕,估摸着这件事跟宋北玺没有关系。

   虽然说宋北玺一直不愿意放开李妮,现在李妮要走,他心里可能会有不满意,但是他不是一个愚蠢的男人,不会把他在意的一个女人推进水深火热当中。

   这么些年相处下来,他一定知道,李妮的情绪很脆弱的,又怎么会让她陷入这些风言风语中,然后让自己崩溃?

   更何况,虽然宋北玺不说,但是从他跟慕少凌的态度对话里面可以看得出,他一定在计划着什么事情来,所以放出这种虚假消息的人,只可能是别人。

   而这个人,一定是对宋北玺跟李妮过往很熟悉的,念穆能想到的人,只有宋北野,这个男人,在知道李妮与宋北玺分手后,还试图要占有她。

   她询问道:“他们是不是还在门口骚扰了?”

   “嗯。”李妮点了点头,“平时都是在我上班下班的时候进行骚扰,不过小区的保安好,他们也只能在小区的门口来骚扰一下,倒是没有影响我的生活,只是他们这么一闹,现在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这里住着一个小三。”

   她的情绪很敏感的,因为这件事,很多人已经用有色眼镜看着自己。

   念穆拍了拍桌子,生气道:“真是过分,李妮,要不先搬进我这边的公寓?”

   面对着她的邀请,李妮心里感激得很,但是她不能这么做,虽然说念穆这是为了自己好,但是那个公寓说到底还是慕少凌的。

   “没事的,我已经习惯了。”李妮吸了吸鼻子,有念穆作为听筒,她倒掉了好些负能量,现在感受好了很多。

   念穆摸了摸她的手,心疼不已。

   几天不见,李妮好像又瘦了些,那手指,已经是皮包骨了,毫无美感可言。

   她以为,李妮离开了宋北玺,会有更精彩的人生,没想到,她还是被迫掉入了深渊,要知道,在深渊里,无论怎么呐喊,声音都是听不见的。

   李妮不应该这样的……

   应该有精彩的人生……

   念穆暗暗想着,一定要揪出那个胡乱传播流言蜚语的人。

   “还有呢?还发生了什么事?”她问道。

   “我妈的病情恶化了,医生说了,进口药没有效果,需要再一次进行肝移植手术,肝源提供者,应该还是我哥。”李妮说出这件事的时候,已经平静了很多。

   “现在医疗技术那么发达,会没事的。”念穆以为她是在担心着王娜的手术情况,安抚着。

   李妮摇了摇头,说道:“知道吗?知道我妈的病情为什么会复发吗?我前两天才知道的,说起来,真是可笑。”

   “怎么了?”念穆看着她脸上的苦笑,感觉一定是有不好的事情。

   “我妈为了给钱给我哥,她甚至把买药的钱都给搭进去了,她这几年,就没有吃药,所以移植的肝,才会出现排斥的情况,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她这次生病的原因,就是因为这样!念穆,说可笑不可笑?”

   念穆听着李妮的话语,陷入沉默之中。

   王娜一向都是重男轻女的,她为了李宗做了很多事情,自己是知道的。

   但是为了李宗,连防排斥的药都不吃了……导致现在生病……

   念穆真的心疼李妮,她怎么生在这么一个家庭当中……

   “我每个月,除了给她足够的生活费,还有的就是,把药物的钱也给了她,但是她却为了李宗那个不孝的,药都不吃了,念穆,知道我的心有多恨吗?我现在就想,要不手术失败算了吧,这样我也轻松很多了,但是每当我这么想,我的心就会有负罪感,无论猪呢么样,她都是我妈妈啊,我怎么能够盼着她死呢?”李妮笑着说道,声音却是止不住的颤抖。

   “但是啊,我真的希望,这些无尽头的事情,能够这样就解决掉,她死了,我就不用对她负责,我那个巨婴哥哥,我也不用负责了……”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