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on 2022年10月8日

   这标志性的警察宣言一出,整个赌场都慌了。

   赌博是犯法的,这大家都知道。

   要不然这赌场不用这样如老鼠一般潜伏在居民区的地下。

   赌徒们遇到这种阵势,第一个想法肯定都是跑。

   毕竟这种情况下,只要跑出赌场,混入人群,就啥事没有了。至于赌场的兴亡,和他们也没啥关系。

   可很快,赌徒们便都放弃了这个想法,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听从几个男警员们拿着喇叭发出的吆喝声,蹲下身抱住了脑袋。

   因为这些警员里手里有枪。

   他们是荷枪实弹冲进来的!

   数量最大的赌徒屈服了,混乱渐渐平息,荷官等赌场人员也只能老老实实认怂。

   而秃顶胖子这边的这一票打手,他们刚开始还有些躁动,但当警员们带着黑洞洞的枪口走过来的时候,他们也都没了搞事的胆子,乖乖蹲下。

   秃顶胖子脸色铁青,看着这些警察和他们手里的枪,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自己这次是要栽了。

   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有人跟警方举报了!

   纯美紫淇白纱幔帐尽显迷人曲线

   于是他咬了咬牙,冷声道:“是谁他娘的叫来了警察?别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算了!要是让老子知道,等老子出来了老子一定杀他家!”

   凌厉的话声一传出,整个赌场都安静了许多。

   大家都知道,这种时候谁冒头谁就是傻子。

   这秃顶胖子有胆子在这开赌场,怎么可能没点黑道背景。

   若是举报的人真敢在这时候站出来,那说不定哪天真会被这秃顶胖子喊人杀了家!

   不过

   杨天不怕呀。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他决定让这个赌场老板死得明白些,于是他立马举起了自己的手,果断得就像课堂之上老师刚好提问到自己能完美回答的问题时迫不及待地举起手来的小学生一样!

   然而

   杨天果断,有人却比他更果断。

   “咻”破风声传来。

   空中舞出一个漂亮的回旋踢。

   “嘭!”秃顶胖子直接被踢得翻倒在了地上。

   而后

   一道曼妙的身形落回地上,站稳身子。

   一身警服包裹出的纤细而又火辣的娇躯,以及一顶警帽之下倾国倾城的绝美娇颜,一下子惊艳了几乎所有看着这边的人们,无论是赌徒,荷官,还是打手。甚至不少人的口水都要留下来。

   杨天看到这身影,也不得不承认其魅力。

   但他并没有流口水,而是觉得略微有些头疼。

   因为这个人他认识。

   没错,这位突然出现的女警官,正是李月颖!

   “当着我们警察的面,还敢威胁举报你恶行的人民群众,你这是不把我们警方放在眼里吗?”李月颖摆了一个漂亮而帅气的pss,然后对着地上一身肥腻的秃顶胖子训斥道。

   秃顶胖子痛得嗷嗷叫,倒吸了几口凉气。

   他从地上缓缓爬起来,看了李月颖一眼,道:“你在警局里是什么职位?队长?”

   李月颖手一叉,傲然道:“是又怎么样?”

   秃顶胖子面露阴狠,冷哼一声道:“那你最好别太嚣张,你不过就是一个小队长而已,你们的副局长,都是和我一起吃过饭的!”

   这已经是摆明了威胁了。

   若是遇上想要攀附副局长高枝或是不想得罪上司的队长,听到这话,说不定立马就变个脸色,笑呵呵地说上几句,然后就收队走人了。

   就算是碰上比较刚正但性格稍微圆滑点的队长,这话一出,至少对他的态度也会好上许多,毕竟不看僧面,也得看副局长的佛面。

   可

   上面两种人,李月颖都不是。

   所以

   “嘭”

   李月颖一脚踹在秃顶胖子的身上,踹得他又是一声死猪叫。

   “你和副局长吃过饭又怎么样?别说副局长了,你就算是局长他亲戚,我也照抓不误!张军,王强,给我把他铐起来带走!”

   “是,队长!”两个男警员立马走上来,把秃顶胖子铐上带走。

   李月颖这番表现倒是令人有些吃惊,现场不少人都睁大了眼睛。

   谁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貌美如花、柔嫩可爱的女警官,做起事来这么干脆利落、刚正不阿,丝毫不怕对方和长官有什么联系。

   这显然是令人钦佩的。

   不过现场没什么人敢为之鼓掌喝彩。

   因为此刻会在这的,除了警察之外,不是赌场人员就是赌徒。严格来讲,他们都是警方处罚的对象!

   然而

   “啪啪啪啪啪”

   掌声终究还是响了起来。

   虽然这掌声有些单薄,但在这气氛紧张、格外安静的地下赌场内,还是显得非常清晰响亮。

   李月颖秀眉轻挑,转头一看。目光却是微微一僵。

   随后她眯了眯眼睛,看着杨天,道:“你居然也在这儿?说吧,你在这儿做什么?赌博?还是替这赌场工作?”

   杨天耸了耸肩,看了看身旁的薛小惜,忽然伸手搭在薛小惜的香肩上,将她轻轻揽在怀里,道:“我说我是和她来这里约会你信吗?”

   薛小惜小脸微微一红,瞋了他一眼,却也没有挣脱。

   毕竟她也不想被带去警局里调查什么的。

   李月颖瞪了杨天一眼,冷哼道:“这种鬼话谁会信!我告诉你,无论替赌场工作、还是参与赌博,都是违法的。我现在要你跟我们回局里调查!”

   上次见面,杨天不但抢了她的风头,让她吃了瘪,还占了她的便宜。

   这让她哪里能忍?

   上次的确是没机会,她放弃了。

   但她没想到,这么快,这家伙就又落到她手里。

   若是不好好惩罚一下这小子,给他来一场别开生面的“思想教育”,她又如何能够解气?

   杨天听到这话,则是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好歹我们也是朋友一场,这就没必要了吧?”

   “呸!谁跟你是朋友了?”李月颖轻哼道,“你这死色狼,少给我油嘴滑舌的,老实点,跟我回警局调查。不然,小心我们不客气!”

   “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也不是不行。不过我想先问问,如果有人故意混进赌场,实则举报了信息给你们警方,那也得被抓吗?”杨天问道。

   “那当然不用。这样的群众,我们警方还得表示感谢。”李月颖想都不用想,回答道。

   “那你感谢我吧。”杨天道。

   “呃你说什么?”李月颖没反应过来。

   杨天笑了笑,道:“因为我就是那个举报的人啊。”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