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on 2022年10月8日

   “干屁事?”顾好反问道:“是我的谁?”

   风熠宸真是瞬间脸色铁青,却又说不出话来。

   刚才在门口问她他是她的谁,仅仅过去了五分钟,就现世报了。

   他看着这女人,恨不得要掐死她。

   顾好抱着妹妹,安慰道:“别哭,咱们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嗯。”小竹抹了把眼泪,吸了口气,瞬间就恢复了。

   风熠宸和迟靖西看着她们姐妹,只觉得恢复的太快了。

   小竹一抹干净眼泪,立刻对顾好道:“姐,对于那种脸上比屎都臭的男人,就直接摒弃,如沐春风的男人有的是,为什么非要看跟屎粑粑一样臭的脸色的男人?”

   顾好听立刻明白,小竹是说的风熠宸。

   顾好点点头:“嗯,有的人,可能在厕所里长大的,所以脸色很容易就臭了。”

   迟靖西听着姐妹两个对话,竟然插不上嘴,只觉得脑门上都是冷汗。

   真是太厉害了。

   美女优优爱上你

   两片嘴就真的可以做到杀人与无形了。

   风熠宸偏偏不是那种被人忽视的人。

   他冷哼了一声,看了顾好和顾小竹一眼,讽刺的道:“有的人是吃大粪长大的吧,所以嘴巴说话才会这么臭。”

   顾好一僵。

   小竹也是一愣,回头看了一眼风熠宸。

   他也黑着脸看她一眼,目光犀利,充满了震慑力。

   小竹沉下来脸,对顾好道:“姐,听清楚了?”

   顾好拉住了小竹,阻止她说话。

   小竹觉得不吐不快。“姐,一个男人,连一句话都不会让着,别指着他能对呵护在手心里了,所以,咱不稀罕。”

   顾好心里叹了口气,在风熠宸说完那句话后,她也是觉得没意思。

   他们就像是斗嘴的小孩子,幼稚的要死。

   她看着小竹,开口道:“小竹,跟那种人,没必要较真,不用理会就好。”

   “嗯,记住了,不会理会。”小竹也不理会风熠宸了。

   他立在那个屋子里,像是个被孤立起来的人。

   迟靖西无奈的看了一眼风熠宸。

   他对于这个好兄弟的直男癌脑回路实在无力评判。

   跟人家女人针锋相对,太没有风度了。

   他看了他一眼,也是爱莫能助。

   风熠宸的脸黑了个彻底,他很想把顾小竹给掐死,丢在厕所里,顺着马桶冲走。

   至于顾好,他要狠狠地惩罚。

   可是,顾好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完全无视了他这个玉树临风的男人的存在。

   顾好这时候开口道:“迟警官,我们现在能走吗?我的电话也知道,如果那个人是因为我妹妹被伤的很厉害,请他直接起诉好了,我们也准备反诉。”

   迟靖西立刻道:“还在等着检查,有结果我会告诉们。”

   “那我们能回去了?”顾好问。

   迟靖西微微一怔,想了想,道:“好,们先回去吧,顾小竹把电话给我留一个。”

   小竹立刻就下意识的蹙眉,有点不太乐意。

   “这是力行公事。”迟靖西道。

   “小竹,把的电话号码给迟警官留一个。”顾好看妹妹不乐意,出口相助。

   迟靖西感激的冲着顾好一笑。

   “知道了,姐。”小竹拿出来手机,打出来自己的号码,给了迟靖西看。

   迟靖西一眼记住。

   小竹根本是敷衍,收回手机。

   其实她故意的,就是给他看一眼,觉得他应该没有看清楚。

   可是谁知道,只是一眼,迟靖西就拿出电话,输入号码,拨了过来。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来。

   小竹吓了一跳,看迟靖西在拨号。

   她错愕的望着他:“打了的电话?”

   迟靖西淡淡的一笑:“是我打的电话,这个电话号码是我的,一般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我电话,找我办事的人太多了,顾小姐记住吧,以后有什么事情,棘手的,可以找我,也许我能帮得上忙。”

   听到他这么说,小竹撇撇嘴,似乎觉得没有必要这样子。

   “我还是先度过这个流氓的讹诈这一关吧。”小竹说完,挽着顾好的胳膊:“姐,我们走吧。”

   顾好点点头:“嗯,我们走。”

   她们姐妹就这样挽着胳膊从风熠宸的身边走过去,谁也没有看风熠宸,完全无视了风熠宸。

   看着两个女人像是孔雀般走掉,他要气炸了。

   刚要迈腿走。

   迟靖西开口道:“还是别追上去了,这样去,根本不是追女人,这是跟人家寻仇。”

   风熠宸回头,扫了一眼迟靖西,不悦的道:“不觉得那两个姐妹太过分吗?”

   迟靖西歪头看了他一眼,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点燃了一支烟,问他:“要吗?”

   “不要。”

   风熠宸也是坐下来,气鼓鼓的。

   “这样子,真的让人很是不敢接近,是不是最近什么求不满啊?”迟靖西看着他道。

   可不就是,好几天了。

   他脸色一沉,指了指门外:“她们凭什么这样对我?”

   “凭对女人针锋相对,一句话不让,说让句话会死吗?”

   风熠宸:“.”

   迟靖西觉得,现在的风熠宸,简直是不可理喻。

   他变了,自从遇到顾好,就一下子变成了这样子患得患失的,想要掌控一切,却又每次马失前蹄。

   他扑哧乐了。

   “笑什么?”风熠宸没好气的问道。

   “我笑终于遇到了可以克制的女人了,真是过瘾啊。”

   “神经病,我被怼这么开心?”

   “一般看人倒霉,我确实很高兴。”迟靖西笑眯眯道:“这是人性劣根性决定的,就指着看人倒霉找乐趣了。”

   “变态。”风熠宸骂了一句。

   迟靖西再度笑了起来。

   风熠宸扫了他一眼,道:“也病得不轻。”

   说完,他站起来往外走去。

   到了门口,发现,那对姐妹花不见了踪影。

   该死的,跑的还挺快。

   车子里,顾好看着小竹,“吓到了吗?”

   “姐,真的不怪我吗?我可能真的闯祸了。”

   顾好温暖的一笑,柔声道:“不是闯祸,要是不会自保,被人欺负了,我更担心,比起这个,我们宁愿赔付医药费。”

   “姐。”小竹吸了吸鼻子,真是感动的要死要死的。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