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免费的直播软件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最新章节!

慕少凌站在车门旁边等着。

念穆靠近的时候,他打开车门,却没有上车,而是做了个示意她上车的动作。

他们的距离很近,停滞了一秒,她就能嗅到慕少凌身上的气息。

淘淘在车里朝着她挥了挥手,看见她非常兴奋,“姐姐,快上来呀。”

念穆的目光转而看向慕少凌受伤的手,灯光昏暗的情况下,她看不清他的手伤得重不重。

她弯身坐在车里。

慕少凌把车门关上,随后从另外一边上了车。

“回酒店。”他没有多说一句话,直接命令司机道。

司机应了一声,车子往酒店开去。

淘淘看向慕少凌,话语中透着关心,“爸爸,疼吗?”

“不疼。”慕少凌说道,目光凉凉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对于伤口丝毫不在意。

阳光海滩度假美女唯美照片

淘淘闻言,也不再担心,举起大拇指夸道:“爸爸,刚才的模样帅爆了,不过姐姐的样子也很帅。”

他们回来的时候,是董子俊发现了这边的不对劲。

司机刚把车停下,慕少凌就推开车门出去,走向她的那边解围,淘淘在车里目睹了一切,心里直觉得帅气。

“谢谢。”念穆闷闷地说了一声,两个男人对于她来说,算不上什么,慕少凌的出现反倒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若不是看见威廉动了刀子,她不想展示自己的实力。

慕少凌扭了扭手腕,眸色一深,淘淘早就说过她的身手不错,能以个人对好几个小混混,今天看着她轻易地把一个个头高她许多的男人轻易撂倒,他现在是长了见识。

他见过上一个能把男人轻易撂倒的女人是青雨。

“的格斗术哪里学的?”慕少凌问道,她的格斗技术干脆利落,一看就是练了多年的。

“一家拳馆,小时候就在学。”念穆握着手中的袋子,看向车窗外。

司机已经把车开到酒店门口,车子停稳的瞬间,她迫不及待地推开车门下了车。

淘淘也在她这边跟着下了车。

三人一同走进酒店,酒店大堂的光线明亮,她终于看清了慕少凌手上的伤口。

伤口表面已经凝固了,看着那道疤痕,她感觉伤口还是挺深的。

要是他不下车,根本不会受伤。

念穆莫名觉得内疚,收回目光不再看他。

三人一同搭乘电梯。

到达念穆客房所在楼层的时候,电梯门缓缓打开,她正打算走出去的时候,淘淘扯着她的衣袖说道:“姐姐,不帮爸爸上药吗?”

淘淘的提醒,让她不自觉地把目光重新落在了慕少凌的手上。

淘淘又说道:“姐姐,我不会帮忙包扎,爸爸的这个伤口要紧吗?”

念穆听着孩子的话,心底的愧疚感越发的扩散,他点了点头,道:“那我先帮慕总包扎吧。”

慕少凌看了一眼儿子,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电梯员见念穆没有离开,微笑问道:“客人,您要继续上楼吗?”

“是。”念穆点了点头。

电梯员一直按着开门的手松开,电梯门缓缓关上。

到达慕少凌订的套房楼层后,三人一同走出去,念穆跟在他们两父子的身后,看着慕少凌刷卡走进套房,她暗暗伤神。

“姐姐,进来呀!”淘淘朝着她招了招手,脸上的笑容热情洋溢。

念穆回过神来,走进套房。

淘淘站在她的身后把门关上,“啪嗒”一声,然后牵着她的手走向沙发,“姐姐,先坐会儿。”

念穆看着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容,却感觉进了贼窝一样。

“姐姐,不舒服吗?怎么表情怪怪的?”淘淘见她脸上的笑容很是勉强,好奇问道。

“没事。”念穆摇了摇头,又摸了摸孩子的头。

慕少凌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看了他们一眼,走进浴室,“我先去洗澡。”

“嗯。”酒店里没有包扎伤口的药物,念穆看着他走进去关上门,于是拿起一旁的客房电话,打了一通电话给前台。

她跟酒店的前台要了些消毒跟包扎的药物。

到底还是六星级酒店,她挂掉电话后,不到三分钟,她要的东西部送了上来。

淘淘坐在一边,晃着腿说道:“姐姐,爸爸有洁癖,还要洗好会儿。”

“嗯。”念穆把服务生送过来的药品检查了一番,没有任何的遗漏后,她又说道:“对了,淘淘,要不去跟爸爸说,受伤的地方尽量不要被沐浴液碰到。”

淘淘问道:“姐

姐,为什么不去说?”

念穆把玩着酒精瓶,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他问道:“是不是怕我爸爸?”

“……”她无语地看着孩子。

“姐姐,真的害怕他啊?”淘淘瞪大眼睛看着她,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随意糊弄一下的,这是被他说中了吗?

“没有。”念穆无力摇头,她不是害怕慕少凌,只是不愿意多接触。

他们不知道的是,每一次的接触,都会牵起她心里的轩然大波,这样的接触越多,到了后面,她要被命令回去恐怖岛的时候,会越不舍吧。

三年的时间,并没有成功淡化她对慕少凌的感情。

之前没有,现在,她依旧爱着他。

只是思念太苦,她不能再创造多写单独相处的记忆,让以后多了几分的念想。

“那姐姐,为什么不去?”淘淘笑眯眯问道,非要念穆去做这件事。

“好吧,我去。”念穆把酒精瓶子放到桌子上,无奈走到浴室的门前。

酒店的隔音做的很好,她只听到了一点点的水声。

念穆深呼吸一下,敲了敲浴室的门。

“什么事?”慕少凌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念穆提醒道:“慕总,您的伤口尽量不要碰到沐浴液。”

“知道了。”慕少凌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念穆重新坐回沙发上,看了一眼孩子,又强调了一次,“我没有害怕慕总。”

“嗯嗯,我知道啦姐姐!”淘淘笑眯眯的,继续晃着腿。

念穆见他这个样子,心底里对这个孩子还是十分了解的,无论说什么,他肯定不相信。